拉著彬彬的手,彬彬父親潸然淚下。右邊是彬彬的姐姐。潘祝平 攝
  ☉商報記者 黃偉
  瑞安高樓鎮的一間普通樓房顯得十分陳舊,自從2006年兒子彬彬被人拐走後,7年來,這間房子的主人徐明真夫婦將全部的精力和財力都花費在了尋找兒子上,他們原本幸福的生活也像這許久未曾打掃過的家一樣,蒙上了灰塵。但昨天中午,隨著失散7年的兒子回到家裡,這間老屋熱鬧非凡,煥發了光彩。
  廣西經商孩子被拐,為尋兒子散盡家財
  2006年8月6日,是彬彬被拐的日子,這天所發生的噩夢讓徐明真夫婦7年來沒有睡過一個好覺。“當年,我們夫妻帶著6周歲的兒子和14歲的女兒在廣西防城港經營熟食,由於8月7日是當地一個重要的節日,8月6日當天,我和老公就提前準備食材預備次日出售。”徐明真的妻子劉保連仍清楚地記得孩子失蹤當日的情景,“家離我的攤位不遠,拐一個彎走100多米就到了,但平日里每天下午回來店里吃飯的兒子卻遲遲沒有出現。”據劉保連講,當時或許有心理暗示,總覺得要發生什麼事,心裡一直不踏實,於是她提前一個小時打烊,到家裡找兒子,但是只看到正在忙碌加工熟食的丈夫,兒子卻不見影蹤。兩人一下子就慌了,在附近查找未果後,向當地警方報了警,但是彬彬卻一直沒有下落。兒子失蹤後,徐明真夫婦幾乎走遍了廣西全省,在各地的電臺、電視、報紙上刊登尋人啟事,但一直沒有兒子下落。
  “只要有一點線索,我們就會趕過去,因此也被一些不法分子騙了不少錢。”徐明真介紹,自從兒子失蹤後,夫妻兩人輾轉廣西東興、南寧、柳州、融水等多個城市生活打探兒子的下落,不僅用盡了積蓄還欠了幾十萬的債務。
  保留電話、DNA比對,找到孩子
  7年來,徐明真一家人一直沒有放棄過,至今還在廣西融水一邊做生意一邊尋找。只要一有線索或聽說附近有被拐兒童被解救,兩人都會馬上前去確認,打探彬彬的消息,但是每次都是失望而歸。徐明真說:“這麼多年來,我以為再也見不到我的兒子了,由於當時散髮出去的尋人啟事告示和公安局登記的資料上登記的均是我在廣西防城港時的一個電話,後來我的店轉讓給一個遠房親戚,我特別叮囑他,不要將這個電話停掉,即便是極其渺茫,我也生怕失去這唯一的希望。”2009年徐明真夫妻將血型和DNA樣本輸入警方的比對庫中。
  功夫不負有心人,去年12月31日,正是這個DNA比對庫和這個電話號碼,讓警方順利聯繫上了劉保連,並通知她彬彬終於找到了,他被人賣到了福建泉州,一戶劉姓人家收養了他。目前彬彬已經上了初中,但一直沒有戶口,近日養父母一家在給彬彬上戶口時,需要驗血和DNA鑒定,這才讓彬彬的身世之謎解開。
  “當天一大早,我的那個遠房親戚打電話給我,說防城港警方通知他彬彬有可能找到了,我親戚隨後將我現在的號碼告訴了警方。”此時的劉保連,還不敢相信這是事實。但幾分鐘之後,她用幾近顫抖的手接到廣西防城港警方的確認電話後,頓時喜極而泣。“當時攤位生意很好,我顧不上這麼多了,打電話通知老公,立即收攤回家,急忙從融水往防城港趕去。”為了能將這個好消息告訴親朋好友,一路上不停地打著電話,由於怕路上欠費,他們還特地向電話卡內充值了100元話費。“這個驚喜太大了,我們不停地向公安局打電話確認,起碼打了4~5個電話才最終安心。”
  劉保連說:“之後幾天晚上都睡不著,凌晨五六點就起來到公安局門口等,1月15日再次做了DNA鑒定比對,才最終確認彬彬在福建泉州。”
  一下多了兩爸媽,彬彬有點不知所措
  今年1月16日,在DNA確認後,徐明真夫婦直奔福建泉州,“7年了,都不知道孩子成啥樣了,有沒有受委屈。”據劉保連回憶,兒子腦袋上最明顯的特征就是一個頭髮旋特別明顯,“當時在公安局裡他的養母拉著他,但我一看就認出來是我家彬彬,跟我們長得很像,我和老公當時就哭得不行,情緒失控了。”1月17日上午,在見到了7年來苦苦追尋的兒子,幾個人抱頭痛哭。但彬彬顯然對這突髮狀況有點意外,他顯得很沉默。
  據瞭解,7年前彬彬的養父母花了2萬元將彬彬買下後,視如己出,對彬彬很好,還特地給彬彬買了房子並供他上學,目前彬彬的成績在班裡保持在前10名。那邊是有養育之恩的養父母,這邊是親生父母,無論選擇哪一邊,都會讓另一方傷心,自己該何去何從讓彬彬犯了難。
  仍依稀記得姐姐牽著他的手上學
  昨天中午,14桌酒席擺到了瑞安高樓鎮龍騰路第一巷,徐明真拉著兒子徐彬彬向百餘位親朋好友、街坊鄰居敬酒,兒子失散7年後,他第一次如此高興。“7年了,好不容易找到兒子,借這個機會讓所有親戚朋友、街坊鄰居都認識認識他。” 昨天下午,姐姐徐新新和阿姨還帶著彬彬前往瑞安市區購置了新衣和手機等物品。
  在瑞安高樓鎮的老家,自從彬彬被人拐走後,母親劉保連一直保留著他的衣物、作業本等舊物,連房間里的陳設都不曾變動。昨天下午,劉保連拿著一些彬彬小時候寫的作業本向記者展示,“兒子失蹤後,這些是僅有的念想,想兒子了就會拿出來看看。”
  而多年未曾回家的彬彬兒時的記憶已經非常模糊,但他回到家裡的第一反應就是“姐姐呢?她在哪裡?”彬彬表示,兒時的記憶已經非常模糊,記得最清楚的情景就是姐姐每天早上都會牽著他的手一起去學校。
  兩家人協商彬彬今後的生活
  自從彬彬身世明瞭後,面對這個事實,徐明真一家是歡天喜地,但養父母劉雄文一家則是感慨萬千。昨天,劉雄文夫婦仍不願接受這個事實,他們顯得情緒低落,無奈地表示,“相處了這麼多年,付出了這麼多年的感情,真是捨不得啊。”他們特地陪同彬彬趕到瑞安高樓,“一方面是看看彬彬以後的生活環境,一方面也是熟悉下地理,方便下次來探望。”
  連日來,兩家人為了彬彬今後的生活一直進行著協商,他們都希望將孩子的傷害減少到最低,並有一個共同的想法就是,以後都是親戚,多多走動來往。
  對話彬彬
  記者:還記得你是怎麼被人騙走的嗎?
  彬彬:模糊記得,那天我在家門口玩,突然一個瘦瘦高高,大約30~40歲的男人說要給我買烏龜,我很好奇就跟著他去了,隨後被他帶上了一輛公共汽車,然後就迷迷糊糊睡著了,後面的幾天一直在車上度過,期間在一戶老奶奶家住了幾天后,就來到了現在的養父母家裡。
  記者:在養父母家這麼久,有沒想過找自己的親生父母?
  彬彬:剛開始的時候很想他們,但那時候自己還小,後來也慢慢習慣了那邊的生活,但我長大了也應該會找自己的親生父母的。
  記者:養父母對你好不好?
  彬彬:很好,晚上我老是踢被子,媽媽(養母)每晚都會起床幫我蓋上,每天早上都會給我錢買點心。
  記者:現在找到親生父母了,今後你是怎麼打算的?
  彬彬:我想先回去讀書讀到初二,然後上高中回到這裡就不走了,因為畢竟我習慣了現在的生活,希望生活方式慢慢轉變過來,但最終是會回到親生父母身邊的,因為他們這些年找我找得很辛苦,希望兩邊的爸爸媽媽成為親戚好朋友,兩邊都是我的家。
  被拐
  2006年8月6日在廣西防城港失蹤
  彬彬被拐時六周歲。
  尋子
  輾轉多個城市,欠下幾十萬債務。
  在各地媒體上刊登尋人啟事。
  認親
  2014年1月17日,失散七年的彬彬回到瑞安。
  昨天擺了14桌酒席慶祝團聚。
創作者介紹

歐德傢俱

va80vaimx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